主页 > B生活墙 >温州人经商的哲理智慧 >

温州人经商的哲理智慧

2020-07-21 ·      
   

温州人经商的哲理智慧

温州商人是一群神秘部落,他们往往能从没有市场处找出市场,从鲜为人知的边缘经济的夹缝中杀出一条血路。温州人的成功,得益于他们特有的创业风格和经营手段。

天下没有不敢去的地方。

温州老闆无论在哪里都能创业,都能很快在当地扎根、发芽直至开花、结果。

“适应人家的要求,我们才能生存、才能赚钱。”一位温州商人这样说,这位温州商人在杭州边上的富阳农民城里建了一座温州商城,从设计施工到产业规划,“每天都想怎幺才能适合杭州人、富阳人的要求,适应当地经济特点和发展方向”。有了这种适应能力,温州的产品具备了竞争实力。时间可以準时,款式可以按要求不走样,价格可以最低,低到令人难以相信。但问题就出在这“低得令人难以相信”的价格上,因为价低而又质优是有限度的,一旦低于这个限度,在别处一般是不会接受订货的。但温州人没有让客户失望的习惯,再说到了家门口的生意放跑了,在自己是失败,在别人是笑话。最终,七八元钱一双的“礼拜鞋”满足了鞋商的要求。

或许,绝大多数温州人对达尔文及其“适者生存”理论并不知晓,不过,他们却以自己的实践向人们显示出了温州人精神的实质:适者生存。

运动战和阵地战交替。

温州人多地少,他们只能向外拓展,不断寻找一个个新的生存空间。也因此,温州商人在全国散布最广,南至三亚,北到漠河,西抵拉萨,东临青岛,到处可见温州人的蹤迹。最初他们以手工为主要的谋生手段,如理髮、补鞋、裁缝,一个个游兵散勇燕子般地南来北往。后来,他们发现各地时常会出台一些扶持政策,纷纷开闢新的商场或商品集散地。

每到这时,散兵游勇就聚到了一起,出谋出钱出力,一定要在竞标中拔得头筹。也因此,在全国很多城乡都有以温州人为主的商场或商品一条街。有的一个企业在全国各地设立了很多分公司、分销点、办事处,将温州人的商品意识传达给当地,辐射到周边。目前,在巴西、南非、欧洲、美洲都出现了新的温州人经商的网点。温州人的攻伐之术的特点是:集中强大“兵力”攻下一座“城堡”,而后从家乡搬来很多愿意经商的“兵勇”,安营扎寨守住阵地,除非是市场衰落,否则绝不后撤。可以说,这是运动战和阵地战的巧妙结合。

不在一棵树上弔死。

温州老闆有个特点:年轻、头脑活,能準确地进行市场定位,而且决不在一棵树上弔死。见到什幺市场前景好,认準了立即调转枪口投资。举凡服装、皮衣、皮件、建材、陶瓷、灯具、印刷、电器等等,一个温州老闆在他的投资生涯中可以涉足数个不同的领域。现在的温州老闆没有不敢投资的行业,只要能带来利益,没有不敢去投资的地方。

就在他想开办公司租房子时,他注意到当时南京办公房难租到,价格也高。于是,他决定投资数千万元开发中低档的商务中心。这一招果然击中市场要害,他的诺亚商务中心建成后,由于市场定位準确,一经招商,立即吸引了许多中小公司认同入住,几年来,出租率始终保持在95%以上。与此相对应的是,目前南京大量高档写字楼因为租金太贵而閑置。

拼抢速度。美国1983年春节,一位温州华侨从美国家里打来电话:“美国警察总署消息,美国警察要换服装,34万人,需要68万副标章,每人两套就是130多万。你们可不可以做?”

两个温州个体户心急火燎地直奔美国,向美国警察总署署长阐述意向。美国人认为中国人不可能做出一流标章,两个温州老闆不温不火地说:“中国有句古话叫‘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’,请你们派两位专员到中国去看一看,费用我们全包。”

也许美国人有“不去白不去”的心思,两位警察署专员来到温州,工人当场表演了从投料到成品只需35分钟的过程。几天后美国人带着100副样品回去了。美国警察总署头头们一看,价格只有本地一半,而且不需要定金,成交。温州人如法炮製又做成了联合国维和部队和驻港部队标章的生意。温州老闆抢佔市场的速度实在令人叫绝,往往是头一天打听到某个商机,第二天就能拿到订单。“抢”字点明了温州老闆做生意的一大风格。

不贷款也能做生意。

温州老闆做生意很少从银行贷款,他们有自己的融资渠道。一是朋友互助。温州老闆老乡观念很强,极富互助精神。二是赊货变现。温州有一绝:卖人蔘。全国的参茸市场不在东北,反而在千里之遥的温州。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同等级人蔘,东北供货价是2000元/公斤,而在温州却只卖1900元/公斤,旁观者傻了。明摆着赔本买卖,温州人是图热闹还是图好看?这样一来,由于价格关係,东北没有形成参茸市场,反而在温州形成了全国专业市场,何等奇妙!温州老闆做参茸生意,一般第一次订货,开口10吨,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;关係熟了后,先付20%~30%的定金,卖掉货后再交钱;关係铁了后,往往不用交定金,来年再付,东北老闆觉得铁哥们迟一年无所谓。温州老闆与东北老闆的看法正好相反,在他们眼中人蔘不是货而是现金。

他们的一般做法是接到人蔘后,迅速在市场上销售,甚至低于进货价,变现后的一年可以做五六回其他生意。这样到年底,人蔘生意虽然亏了,其他买卖可赚了不少钱,盈亏相抵,利润颇丰,这样温州老闆有了一个货源不断的民间银行。用这种巧妙的融资方式来增加流动资金,再将其投入到最赚钱的地方,温州老闆盘活商业资源的手法真可谓绝了。

跟仇敌也照样做生意。

听到温州人论友谊,一温州人对一北京人说:“我一眼就看出你是个可依赖的人,我相信我们会成为朋友。”接着就是具体的帮助内容。北京人说:“你听见了吗?这就是温州人,跟你做朋友是看上你有用。”

温州人不空谈,不幻想,也不怨天尤人。国家投资少,就自己建设;没有资源就搞眼镜、打火机、纽扣等玩意儿;科研教育水平低就开手工半手工工厂;路窄街头挤就开菲亚特……总之,要干事业就要改变现状,要挣钱就得面对现实,干实的。温州人不爱炒股,对此上海人很是不明白。《解放日报》曾把“温州股票不热”当新闻。一向以头脑灵活、精明能干着称的温州人,超前意识强、勤劳而不甘落后,事事都走在国人前头。可是,唯独对股市避而远之。尤其是那些“大款”,投入资金“炒股”的更少。这问题到了温州人这里解释极为简单:不熟不做、不实不干。

温州人如果跟人吵架闹翻了,又觉得这人够朋友,会很“务实”地化干戈为玉帛。

做事情从功利出发,而且毫不掩饰,这便是温州人。

跟北方人一样义气。

凡是到过温州的外地人一致认为,温州人具有北方人的豪爽与义气,这是温州人在残酷的商海拼搏中最具优势的人文与个性特点。它大约来自于海风的吹熏吧,温州面对东海。

温州人穿着良好,饮食讲究,腰板挺直,笑声爽朗。与人做生意时,这综合的因素往往给对方以极大的好感与信任感。而温州人或採用薄利多销的方式,或大大让利的手法,或今天吃亏明天或许能收回的聪明气量,都使他们在商场上屡屡得手,意气风发。

温州人的豪爽来自于他们的自信,他们的友好,他们的诚恳。这是昨天、今天乃至明天温州人做生意的最好的经典!

敢雇柯林顿打工。

去年7月中旬的时候,国内几家着名网站的首页上摆了这幺一条新闻:中国某企业向白宫发了封Email,出价200万美金邀请柯林顿总统在卸任后担任该公司“形象大使”。后来,白宫还真的有了迴音,儘管那只是封千篇一律的拒绝函。

这家想让柯林顿为自己打工的“中国某企业”其实是组建仅几年的温州法派服饰。对法派的举动,媒体和业界只用脚指头想想就简单地断定为“纯属炒作”。而法派服饰却郑重其事地解释道,柯林顿缺钱,为了莱温斯基的官司,总统共欠下1100万美元的律师费,到现在还有500万没买单。

最近一则报道称,柯林顿夫人希拉里已经同意考虑这一邀请。烈欢迎柯林顿同志到温州打工,这是温州人聪明而富有想像的创意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看了这篇文章的用户还看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