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F漂生活 >2013前欧元区免惊! >

2013前欧元区免惊!

2020-08-09 ·      
   

<><>希腊自1826年独立以来即不断发生债信问题,1999年初欧元区整合时,因未符合规定而未准参加,惟2001年准予加入后财政仍入不敷出,而持续违规并屡遭纠正。前年11月爆发希腊债信危机,而重挫全球股市及冲击金融市场之动荡与紧张,并引发所谓PIGS国家欧债危机。去年4月29日欧盟与国际货币基金共同宣布提供 1,100亿欧元协助希腊,使其暂时渡过债信危机难关,而其代价则须推行一系列削减预算赤字,与财经改革,并接受EU、IMF、欧央行体系之检查。惟因其一直未达原承诺之目标,尤其最近似已停滞不前与偏离轨道,投资人乃担心可能发生违约或倒债之风险,且其评等又被全面下降,此一已延续18个月之债信问题再度引发危机,并冲击全球金融市场。

最近一再唱衰希腊会违约、重整、甚至于退出欧元区之论述,几乎都来自非欧元区之英、美专家学者,甚至有人以将爆发「欧洲版之雷曼兄弟」而致全球股市又重挫多日。事实上,前者係财经欠佳无力偿债之主权风险控管问题,将会有核心成员国稳住局势;后者乃以信用违约互换无劵放空过量,而无钱应付赔款之流动性风险危机,性质与状况完全不同。而欧元区对此次危机之看法虽较笃定,惟对希腊要求额外纾困120亿欧元乙事,意见原甚分歧,IMF希望EU给予保证,EU则要希腊与在野党协商。而欧元区较遵守财政纪律之德、荷、及芬等均不愿再纾困。尤以分摊最多纾困金额之德国,为平息国内之反抗声浪,而必须多方阻扰纾困案或提出相左之意见。诸如去年自5月19日起,禁止利用CDS无劵放空至今年3月底止,以制止国际投机客之炒作。

到了12月EU高峰会议时,德虽同意「欧洲金融安定基金」于2013年6月到期前,改由常设性之「欧洲稳定机制」加以取代,惟却坚持集体行动条款共识决后才能启动ESM。今年又要求依照2月4日德法两国提案通过之「法-德竞争力公约」 ,在各成员国宪法内规定赤字与债务上限。到了3月高峰会议时,又将ESM资本由400亿大砍至160亿欧元。另外,此次危机因希腊无法偿债,若公债展延时,德国要求民间投资人应强制参与,惟法国坚持自愿参予展延,而ESCB甚至以拒绝该公债为担保品之再融资来表示反对。依据国际清算银行之数据今年4月下旬欧元区之银行与ESCB共持有2,040之希腊公债,其中银行有1,540亿欧元加上ESCB500亿欧元,约占希腊3,270亿欧元公债总额之62.3%。若因歧见未化解而造成重整或违约,则ESCB拒绝对以该公债为担保品之再融资,必将会对上述银行带来灾难性之后果,甚至会殃及各该国央行之支付能力。

经洽商妥协后,德已同意民间投资人自愿参予展延,惟要求希腊仍须先「自我纾困」,才可由EUIMF提供「第二套纾困方案」,以旧债换新债,危机才算逐渐化解与落幕。有人认为应归功于去年5月间德、法两国总理在法西海岸所达成「杜安年承诺」,即「在2013年以前都不会强迫任何成员国进行债务重整」。虽然希腊债信危机恐为EU继续整合投下变数与阴影,惟因各成员国基于经济上之利益,与政治上之欧洲统合理念。今后仍会排除万难,努力追求团节与纪律,俾使欧元区能继续存活下去。最重要的还是两大核心成员国能继续稳住局面,以坚守上述承诺,并妥善解决问题。换言之,除非发生重大问题而难以掌控;否则欧元区成员国在2013年以前,应不会有违约重整之虞,因而大家也不必跟随国际投机客而恐慌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看了这篇文章的用户还看了